返回列表 发新话题
打印

春访蛰庐 (赵留喜)

春访蛰庐 (赵留喜)

春访蛰庐

赵留喜


        一冬暖阳,少有刺骨的寒风。进入腊月,玉兰树的枝头,竞然站立几朵半开的白花。
        初五立春,浓浓的年味还未散去,隔天就迎来了漫天飞舞的大雪。老天,就像顽皮的小娃脸,喜欢玩笑。本应温润暖和的正月,反而阴晴不定,雾霾不散。
        几声喳喳的鹊叫声,把我从梦中唤醒,窗纱透出灰白,天似乎要放晴。
        推开屋门,惊起阶前桂花树上的喜鹊,张开翅膀飞落到院南的樱花树上,头朝正房又张口一唱一和的叫了起来。
        久违的阳光,透过缀满毛茸茸穗芽的玉兰疏枝,不大一会就懒懒地走下房檐,爬上月季丛中的残雪堆,融化的水慢慢洇湿了花池边的砖地。
        趁这难得的晴天,我和病逾的老伴要去探寻那春天的气息。
        出家门往西,街道两旁的柳树,低垂枝条,冒出如豆嫩黄。松树身上的灰尘经过雪水洗涤,显得越发挺拔郁苍。
        走进千唐志斋大门,大院空阔,棚架无花,草坪上有点点绿芽。
        听香读画之室的墙壁上,布满了爬山虎交错的枯藤,越发显现其质朴古意。
        昔日西窑砖柱前的那片丰茂翠竹,不知移栽何处。嵌满墓志铭的窑洞,虽显露亮堂,倒失去了清幽静谧的韵味。
        依次穿天井,过窑室,入目满壁冰冷黝黑的唐志石,想像着它们在土穴中陪同墓主熬过上千年的孤独黑暗,莫名的重见天日,又在这里的砖壁上,默默站立近百年。
        最里边天井,两条石刻对联靠墙竖立:“百二闗山嚴鳯闕,五千衜悳跨龍門。”老伴说,当年水源村几个姑娘来街上赶集看热闹,见到这幅对联,有几个字都不认识,还是回去问了你表姐夫才知道,就是这“衜悳”二字,应念“道德”。这石联原镶嵌在铁门镇东城门上,可那围镇一周的土石城墙和七座城门,建成才八十余年,现今只剩一座南门和百米临河石墙,真让人感叹世事变化之快。
        说话间,弯腰钻过低矮幽暗的通道,来到北天井满是石刻书画的窑洞,这里最吸引游客。老伴对板桥竹画没兴趣,直指北壁说,这是王铎的大字,这是韩东籬书八首唐诗,这是你最喜欢的王弘撰行草苏东坡诗:“竹篱茅屋趁溪斜,春入山村处处花,无象太平还有象,孤烟起处是人家。”
        踩着蛰庐院中碎石小径向东,徐步登阶转弯上坡,穿过月亮门,来到平坦的窑洞顶上,两座唐代风格的亭子分站东西对望。
        东边“千千亭”,大唐已去千载多,千片墓志存久远。
        西立“又又亭”,友石老人建斋藏唐志,两亭并列又又合成双。
        两亭匾额均由启功大师亲题,八根石柱分刻张海、欧阳中石等当今八位书界国儒墨宝,字呈行草隶篆,联意深蕴寄情。
        向北走过曲折的碑廊,看东边池塘有几株半折荷茎摇曳,水面数片枯叶浮动,红鲤也不知藏于何处,呈现“暂谢铅华养生机”的残照,想像那“一朝春雨碧满塘”的生机盎然,再来看时定会半塘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。
        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,在小学课间,几位同学结伴,常会翻过土墙豁口,来到这花园中玩耍。梨花白,桃花红,一树木瓜,葡萄几架。一个上年纪的花工见到我们,喜欢的从树上摘下鲜果,分给人手一个。“昔年花木满园渐败落,今余老柏两株枝干弯。”
        跨过分隔荷塘的青石小拱桥,登上错落有致的矮土山,进入松树掩映仅容数人的“抱亭”。
        远眺“苍天白云自卷舒,柳溪桑田农耕勤,龙山披露松岚润,凤岭香漫杏花村。”
        近观“花竹掩映隐旧筑,烟柳扶疏现新猷,花径不曾缘客扫,且向遗石觅佳篇。”
        缓步下山,迎面花圃中有几株梅树,枝横斜径半空。春节后大雪天曾在此拍照,雪压弯了清瘦的梅枝,溢香的花蕊抖落偎脸白絮,舞动着簇簇醉人的逸姿黄衫。
        许是天放初晴,园子里游客无几。平常时日,在静谧的斋中,在幽雅的花间,尽可见此景象:
        文人墨客,面壁久读墓志字;良师学子,精心细研难舍离。
        城乡平民,过院穿室摸唐石;消闲游人,观园寻景嗅花香。
        石屋书房南墙高处分嵌的“谁非过客,花是主人”两石匾,常说是庐主亲题,实没必要究其谁书。仰望这曾常年被青藤围绕的八个雄浑冷峻大字,心中泛起康有为《宿铁门·赠伯英将军兄》诗句:“窟室徘徊亦自安,月移花影上阑干,英雄种菜寻常事,云雨蛰龙犹自蟠。”尽可见“张家水源安祖茔,公馆镇街百屋存,蛰庐花园逸怀寄,唐志珍爱友石心。”又知其“胸怀大志,解民为国几征战;辟室藏志,瑰宝久传留后人。”此时置身蛰庐,环顾林园,心绪流淌,所思顿释,“将军留示惊世语,何必闲墨署己名。”
        细思揣摩“谁非过客,花是主人”这八字联语,能领悟出其饱含的喻世禅意。看那碌碌俗烟嚣尘中,正演绎着多少人间闹剧:
        莺歌宝马,几多权贵心贪欲,自哀戴枷阶下囚;
        金屋肉林,朝纵胆威施虎势,暮丧心良命难留。
        不由吟道:“欲霸称王有何用,贪利争名失本性,大好年华狂虚度,愿君能醒南柯梦。”
        千唐志斋大门外的广场上,拥满了看热闹的人,“鼓声震耳雄狮跳,轻曲花扇娴丽舞。”
        戏台已搭起,静等开幕唱。
        哎呀!老伴一笑,明日是二月二,龙要抬头啦!
        春天,真的来了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(此文曾刊登2015年3月《牡丹》文学杂志、获中原文化网《李逸野杯·全国文学征文大赛》散文二等奖、获新安县2016年第八届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全国散文诗歌征文大赛优秀奖、入选2015年卷《洛阳散文年选》)
[ 本帖最后由 戬穀居士 于 2016-09-02  11:02 编辑 ]

TOP

秋风入梦一帘趣,斜阳无痕对菊吟。
多谢众文友赏阅!

TOP

此文获《大美洛阳·我讲洛阳旅游故事》全国征文大赛三等奖(见洛阳晚报2017年1月11日三彩风B11版)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