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发新话题
打印

雨落甘泉

雨落甘泉

  文/王若水
  
  一个村落和一场雨相遇,会是一场美丽的邂逅。一件瓷器,和一场雨相遇,定然是电光火石一般;一个村落加上无数件瓷片若和一场雨相遇,那将会似金风玉露般的相逢,顿然胜却人间无数。
  甘泉,一个新安县的小村庄,一个由无数个陶瓷碎片镶嵌而成的村落,此刻,就沐浴在一场连绵的细雨之中。
  雨幕张开了宽大的翅膀,把古朴寂静的甘泉缓缓笼罩。无数根金丝银线飘然而降,洒在屋顶,落进院落,飘在树间。雨珠在瓷片上弹跳,飘逸,轻盈;雨丝在树梢上缠绕,缠绵,柔情。雨滴从屋檐上滴下,恰好落在瓷片上,弹出一个悦耳的音符。整个甘泉,有多少这样的瓷片呢?我不知道。落下来的雨滴又有多少呢?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看见,无数瓷片和雨珠的撞击所绽放的心灵的火花,只听见它们因共鸣所发出的美妙的声响。
  甘泉的陶瓷,几百年来,在牛铃的叮当声中,远走异乡他村。回望过去的几十年,谁家的屋角没有放过盛放粮食的大缸?还有那大瓷碗,谁的父亲没有捧着它大口大口地喝红薯汤?时至今日,我家的老母鸡每天仍然高唱着从蓝色瓦罐里走出来,在罐里留下一个热腾腾的鸡蛋;每年夏秋之交,厨房的坛子里,总会溢出酱菜的醇香;母亲的厨房门口,那口暗褐色的水缸里,仍然盛着甘甜凛冽的井水;房顶上,那个截盔里,也正怒放着亭亭玉立的荷花。甘泉的陶瓷,一直在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踏实温暖,还有诗意和幸福。
  曾经的繁华,远了,去了。如今的甘泉,只剩下一个个旧匣钵,一块块陶瓷的碎片,一座座废弃的瓷窑。甘泉人把瓷的灵魂留下了,这些陶瓷不再隐藏在角角落落,它们变成了遮风挡雨的房屋。它们在农家院里,在院墙上,在高高的女儿墙上。它们做了蔬菜地的篱笆,躺在地上又化成蜿蜒在巷间的小道,甚至成了村子里一座弯弯的拱桥。这个瓷片造就的村落,是甘泉人对瓷的不舍和疼爱,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奇迹。
  打伞走在村里,眼前,头顶,脚下,都是一排一排依山势而建的院子。有的院子,完好无损,还冒着袅袅炊烟,院墙里一棵桃树,向墙外探着身子。有的院子仅剩下残壁断垣,透过门缝能看见院子里一米多高的杂草,虽然没有住人,大门门槛上却还贴着大红对联,在雨幕中,给人一种归家的温暖。有的墙壁坍塌了,露出一堆旧瓷器来,缝隙中,益母草开着白色的小花,细长的茅草,叶尖上挑着摇摇欲坠的露珠。随处可见的是一道道瓷器筑就的墙,墙上是风格迥异的图案。这神秘的图案,是青砖和瓷器的完美结合,青砖永远是方的,可是瓷器就不同了,有时候它是圆形,有时候则是半圆,就是这不停变换的形状,让这一道道墙壁,一座座院落显得古朴典雅,与众不同。
  据说,村里的一个年轻人,正捡拾起曾被丢弃的烧陶技艺,把陶瓷做成了精美的工艺品。站在高处眺望,四周的山脉连绵起伏,整个甘泉隐藏在茂密的树林深处,它就像一个年代久远的瓷器,在大山的怀抱中散发着沧桑迷人的气息。
  雨,渐渐地大了,甘泉村在雨水的冲刷下,显得越发洁净、锃亮了。
  

TOP

楼主好文采  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