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发新话题
打印

梦回青要山

梦回青要山

  徐志锋
  我常常在梦里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——青要山,那里不仅山清水秀、物产丰富,而且历史悠久,曾经是要人的发祥地。那里的沟沟坎坎都留下了我童年的欢乐,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写满了我温馨的记忆。
  青要山是一个环形山,连绵起伏的群山将不大的一个村庄紧紧包围着。据说这里在远古时期曾是一片湖泊,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,水流在“一线天”和“葫芦套”一带冲刷出一道长数千米、深百米的河道,湖水慢慢泄尽,经过岁月沧桑,才有了今天的模样。今天的青要山四壁都是峭如刀削的高崖,远远望去,巴掌大的村庄犹如镶嵌在巨墙之中的一座古城,所以又名“城崖地”。在我的记忆里,这里的牛羊从清明时节起就赶出圈舍,除了秋天农忙季节偶尔找回耕种外,无论刮风下雨,也不管白天黑夜,直到立冬季节,大多时间就呆在山上。你大可不必担心牛羊跑得无影无踪,也大可不必担心自家的牛羊被“偷牛贼”顺手牵羊,因为牛羊压根儿就无法突破重山和危崖的重围。这也是青要山人祖祖辈辈独有的放牧方式。所以,放牧对于山里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侈的享受。三五个孩子怀里揣着军棋、扑克,在大山深处的溪流边随便找块平整的石头,就可以疯狂地玩耍了。直到晌午时分,吃饱肚子的牛群便会准时踏着铃铛的节奏,大摇大摆地来到河流边饮水,孩子们只消借机清点一下头数便万事大吉了。
  春天的青要山简直是一片花的世界,叫出名字的,叫不出名字的,赶趟儿似的,一团团,一簇簇,纠结在一起,随便一走,便是一头的花瓣,一身的花香。有花自然就有成群的蝴蝶,捉蝴蝶自然也成了这个季节孩子们乐此不疲的最爱。孩子们脱掉上衣,赤着膀子,用衣服在蝶群里追逐扑打,常常为谁扑捉的蝴蝶漂亮和多少争得面红耳赤。热了,就着清澈的溪水洗把脸;渴了,钻进“三月泡”丛中吃几口。那鲜红的“三月泡”啊,鲜而多汁,晶莹剔透,甘甜可口,吃在嘴上,甜在心里。
  夏天的青要山是一片绿的海洋,目之所及,哪里都是滚动的绿。山外已是热浪滚滚,这里却依然山风习习。玩腻了扑克、军旗的孩子们便仨仨俩俩登上一个又一个山头开阔处,随便砍一段软枣树(嫁接柿树的原材料),用斧刃沿着树皮一番45度斜划,把树皮一圈圈轻轻拉开,再一层层卷起来,便成了一支笛子。一声响起,然后便是一片,滴滴答答的声音此起彼伏,久久地回荡在乡村的上空,成为一道壮观的风景线。更奇妙的是,笛子的长短决定着笛声的音色,长短不同,发出的声音高低也不同,依此模仿出的各种车辆的喇叭声,简直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。
  青要山的秋天是一派成熟的景象。从最初一缕秋风吹来,青要山便进入了收获的季节。野梨、毛桃、五味子、山葡萄、八月砸、山杨桃、山药蛋、野天麻,从各种野果到珍贵药材,便次第遍布山坡。相对于四百来口居民来说,四万亩天然林简直就是天然的宝藏,它会源源不断地把食材和财富送到每一个居民之手。这也是每一个作为要人后裔心中最大的骄傲。
  六七十年代县域内小煤窑星罗棋布,这里曾经是远近最大的矿用坑木基地,几乎供应着全县煤矿的所有坑木,所以运送坑木的车辆也日夜穿梭,往来不绝。每年夏秋之际,我们一群牧童,为了能搭一趟便车,常常就地取柴,在溪水边的石板下随便一倒腾,便能揪出条娃娃鱼来,只消在路过的卡车旁一晃悠,司机们保准能停下车来屁颠屁颠地笑迎我等上车。还甭说,在那个物资匮乏而自然资源却异常丰富的年代,对于一无所有的山里孩子来说,那还真是屡试不爽的妙招。一条鱼的代价便能换来乘车的无限风光和乐趣,自我感觉简直就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。
  青要山的冬天也不乏色彩,当秋菊落下最后一簇金黄,腊梅在便粉墨登场,更有那房前屋后怒放的月季,漫山遍野叶红如火的黄栌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冬的严酷。若不是偶尔撒下的片片白雪和那钻进袖管里的寒风,简直会让人产生“二度逢春”的错觉。即便大雪纷飞的日子,你也尽可以和父母一起,围着一盆炭火,捧着半块烤地瓜或者一个烧柿子,百听不厌地听父母讲述那些陈年往事,听哥哥姐姐坦言心中的向往。你的心也瞬间透明起来,就像你和远山之间隔着的窗玻璃。
  一场大雪更会给孩子们带来无穷的乐趣。雪还没停,孩子们就早早地准备好各种工具,磨拳搽掌,蠢蠢欲动了。先是扫出一片空地,用短棒支起一个荆筐来,在下面撒些秕谷或者放上一个玉米棒,静待贪嘴的鸟儿飞来,只消轻轻一拉,那鸟儿便被罩在筐子下了。然后跑过去双手轻按着荆筐一阵狂转,猎物便晕倒在筐下呆若木鸡任人捉弄了。有时一只,有时几只,小到鹌鹑、鹪鹩,大到喜鹊、呱呱鸡,偶尔也会捕到一只松鼠,除了鹌鹑、鹪鹩之类会在大人的反复催促下放飞之外,大多成了腹中之物,用来一饱口福。
  大雪之后,家家院子里的积雪便成了孩子们的尤物,清除积雪的活儿绝对不用大人们动手,孩子们便争抢着一锨锨铲出门外,堆成一个个雪人。辅以圆的蛋壳,长的菜茎,黑的木炭,红的果皮,一个活灵活现的动物世界便赫然展现在眼前。
  如今圉于城市,每日里行尸走肉般生存于钢筋水泥间,渐渐发现,我们离文明越近,离快乐却越来越远,离家乡越来越远。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无时无刻不在不在梦中召唤着我,也同样召唤着一颗迷失的灵魂。

TOP

满满的都是家乡的回忆

TOP

返回列表